Queenie_TANG

吃货、腐女、哈迷、魔道粉、学生党、文笔一般、新人小菜鸟一枚。

HP 破镜重圆 TMR/LV×HP

Chapter Two (1)

1933年1月1日,早晨的阳光照在窗帘上映出亮光。

洗漱完的harry下了楼,走到了饭厅,看到了Broderick 正坐在长桌上,等待着早餐。

Eurydice 因为是已婚妇女,所以并没有出现在饭厅,而是在床上吃早餐。

“早安父亲” 看了一眼正在看报纸的Broderick,然后拉开椅子坐下。

“早安Asclepius ’’Broderick瞟了一眼自家儿子,然后喝了口红茶,目光又回到了报纸上。

身后的女仆给harry倒了一杯红茶。

过了一阵子,Aquila 和Andromeda 也向继下楼,准备吃早餐。

站立在一旁的Robert 看到主人已经到齐了,便轻轻摇动饭厅墙边吊铃。

紧接着,仆人们从后门端出来了刚做好的早餐,放在了自助台上,然后在每一个银器下点起了蜡烛,以防菜变凉。

作为家主的Broderick 先开始了选餐。

”鱼蛋烩饭,烤吐司还有烟熏鲱鱼?“ 在看书的Andromeda 放下了手中的书,也站了起来,走向自助台,拿起瓷勺子舀了点烩饭和鲱鱼。

“不错,都是我喜欢的”然后回到了座位上喝了口红茶,拿起一旁的瓷器,也开始吃早餐了。

harry和Aquila也开始了新年中的第一顿早餐。

Broderick 看harry和Aquila 也已经用完了早餐,然后用手巾优雅的擦了擦嘴“吃完早餐我们就去书房谈一谈关于学校的事吧”。

然后看了眼还再吃着烩饭的Andromeda说道“安朵,你慢点吃,不够的要Robert再做一点”

harry无语的看着远去的Broderick,然后再看了看Andromeda ,严重的女儿控患者啊…

坐在harry旁边的aquila默默地看着报纸。


Broderick Selwyn 布罗德里克 塞尔温 

Eurydice 尤丽蒂丝 

Asclepius Selwyn 亚斯克雷比奥斯 塞尔温 =Harry Potter                                 Andromeda  Selwyn 安德洛墨达 塞尔温  =安朵          

Aquila Selwyn 亚奎拉 塞尔温  



{抱歉啊😅😅😅在下是学生党,然后最近是暑假,所以去游览华夏的川山什么的了…没来得急更新,在这里道个歉😅😅😅希望大家谅解😉😉😉}

HP 破镜重圆 TMR/LV×HP

Chapter One (3)


他们用门钥匙回到了庄园。

庄园位于英格兰白金汉郡,是一座法国风格的乡间别墅。

这是Selwyn 家族其中之一的一座庄园,主家Selwyn 庄园现由Asclepius 的祖父母,家族长辈和一些未婚的小辈住着。


当小辈们成家立业,就会搬出去和妻儿住一起。

Eurydice 热衷于法式建筑,所以当年Broderick 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座法式乡间别墅。

此时,他们转移到了离庄园大门不远处一棵古老的大树下。

庄园的门口拥有大量的绿化,藤蔓爬在柱子上,一种悠久又年轻的感觉让人耳目一新。

穿过林荫大道,看到了坐立于正中央金色的宫殿。


宫殿四周延伸出几条笔直的林荫道,道路两旁是开阔的碧绿草坪和优美的“刺绣花坛”。黄杨成行种植在草地上,花圃中栽种了各色的郁金香。

花园中设置了多处凉亭,雕像随处可见,很有艺术感。

宫殿的正前方是一座巨大的古罗马式音乐喷泉,喷泉旁有一艘精美的游船。整个园林设计的简洁,庄重与典雅。

harry整个人都看呆了,但是他并没有明显的表现出来,毕竟他和Eurydice在法国也见过不少这种法式庄园。但是这么大规模,这么富丽堂皇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看来Selwyn 家族挺富裕的。

Eurydice 直接带着他从林荫大道幻影移形到了宫殿的大门口,harry转头一看,原来是因为距离太远楼梯太多,有懒癌症的Eurydice 直接选择用法术。

过了几秒Broderick 也带着Andromeda 和Aquila 出现了。
宫殿的门口站着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老男人,“他应该就是Eurydice常说的那个幽默的管家Robert了”harry想道。男人的后面站着几个穿着黑裙子,戴着白围裙和白帽子的女仆。

Robert面带微笑,看了看Eurydice 还有harry,“欢迎夫人和Asclepius 少爷回家” 。

“好久不见Robert ”Eurydice也笑着回答道。

“我们快点进去吧,父亲母亲他们还在等我们呢”站在后面的Broderick 把Andromeda 在对角巷买的书递给了后面的女仆,然后牵着Eurydice 的手就走了进去。

Andromeda 和Aquila 也跟着他们走进了宫殿。harry只好默默的跟在后面。

“Asclepius 少爷,需要我带您去您的寝室洗漱吗?”跟在一旁的Robert 小声的问harry,harry觉得他应该是看到了他满脸的尴尬。

“麻烦了Robert ,谢谢你”harry看到Robert 笑容满面,也回他了一个笑容。

在Robert 看来,他的Asclepius 少爷应该是好久没有回家紧张了。

穿过了像迷宫一样的过道,harry终于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泡了个热水澡,换上女仆准备好的礼服,然后走出房间。

harry被女仆带到了饭厅一旁的小会议室,家族的长辈们还有许多旁系子孙都在里面,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着天。

harry被Broderick 还有Eurydice 带去和他的祖父母见面。

钟声敲响时,他们走去饭厅坐下。

当所有人都坐好了,男仆们一人端着一个大银器,银器下面点着蜡烛,以防菜变凉。

然后他们挨着客人的位置,一个接一个,然后客人拿起放置在银器上的勺子,自己动手拿他想吃的菜。

等吃完这顿饭,早已过了十点,harry迈着疲惫的步伐走向自己的房间。

“晚安Asclepius,晚安Aquila ”

正当harry准备推开房门的时候,他听到了Andromeda 的声音,转过头一看才发现,原来Andromeda 和Aquila 的房间一个在他的旁边,一个在他的对面。

“晚安安朵,晚安Aquila ”harry回应道。

在他对面的Aquila 转过头也对着他们俩说了一声晚安,然后就走进了房间。

“Asclepius,Aquila 的性格就是这样,你不要太生气啊”Andromeda 走到他身边悄悄的说道。


harry笑着摇了摇头“没事的安朵,我知道”。


“那好吧”Andromeda 担忧的看着他,“那明天见,晚安”然后对他笑了笑,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晚安”

十二点的钟声悠然的传来,harry打开阳台的门走了出去。


伴着朦胧的夜色,伴着清凉的夜风,harry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坐在长椅上抬头看着皓月当空,群星璀璨的星空渐渐失神。

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置之度外,大概这是这一年中最美好的时刻了……



Broderick Selwyn 布罗德里克 塞尔温 

Eurydice 尤丽蒂丝 

Asclepius Selwyn 亚斯克雷比奥斯 塞尔温 =Harry Potter

 Andromeda Selwyn 安德洛墨达 塞尔温 =安朵 

Aquila Selwyn 亚奎拉 塞尔温

HP破镜重圆 TMR/LV×HP

Chapter one (2)

在Eurydice带着Harry 用了好几次幻影移形以后,他们终于跨越了英吉利海峡,从法兰西回到了英国。

此时此刻,他们正在对角巷的弗洛林冷饮店吃着雪糕…

harry感到很无奈,为什么他现在的母亲完全就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孩一样,那么爱玩,那么爱吃。

“Eurydice的胃完全就是一个永远都填不饱的巨大窟窿”harry看着母亲面前巨大的雪糕,默默的想着,然后看着自己面前那比Eurydice 小不知多少倍的雪糕,然后拿起勺子吃了起来。

“Eurydice,我们什么时候回家?”harry抬头问道。

“嗯…这次比预计的时间早回来了两个小时”Eurydice 把最后一口雪糕吃掉,擦擦嘴“所以在你父亲来接我们之前,我们还可以逛一逛对角巷那些有趣的商店”

“走吧”

harry非常紧张,对于Selwyn 这个纯血家族他并不是很了解,所以他并不清楚他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巫师。他只知道Selwyn 是Voldemort 手下其中的一个食死徒。

还有他的同胞弟弟和妹妹,他不清楚他们三个的关系如何,不过上次见面还是在两年之前,就算这次见面表现的生疏了一些,应该也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想着想着,他们进过了一家专门卖飞天扫帚的店面。橱窗外正展示着时下最流行的横扫一星和彗星140,很多热爱魁地奇的小巫师都聚集在橱窗外,欣赏着这两把飞天扫帚。

harry停下来脚步,看着橱窗内的飞天扫帚,他想起来前世与格兰芬多那帮兄弟们一起打魁地奇的那段日子。

Eurydice 看着儿子望向橱窗,她感到惊讶,性格温和的儿子居然会对魁地奇感兴趣,不过也是,毕竟他是个男孩嘛,男孩们都喜欢飞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感觉。

自从怀孕以后,一向热爱魁地奇的Eurydice 再也没有碰过飞天扫帚了,所以她马上拉着harry走进了店里。

“Eurydice 你要干什么啊?”harry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发现Eurydice 把他拉进了魁地奇专卖店内。

“买飞天扫帚啊”她白了一眼harry,进来除了买飞天扫帚难道还能干其他的事…

“你又不玩魁地奇,买飞天扫帚有什么用?”harry会母亲的行为感到不理解,难道她也喜欢玩魁地奇?

“我看你一直盯着橱窗看,想必你应该也想骑飞天扫帚吧,庄园内有个小型的魁地奇球场,是你父亲专门为我建的,所以我们俩一人买一把,回去我教你玩”

果然Eurydice也喜欢魁地奇,不过一想到明年就要上市的横扫二星,harry想了想,还是拒绝了。毕竟二星的性能还是会比一星强的,虽然没有光轮系列和火弩箭快。

“你真的不要?”harry摇摇头,“那好吧,我自己买一把玩”Eurydice 不再坚持,只好自己挑了一把彗星140。

正当Eurydice 准备付钱的时候,一个男人走了进来,走到他们说道“亲爱的,我已经帮你买了,回家你就可以看到了”。

harry抬起头,看到男人正站在他们的面前。

只见男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年纪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一头黑亮垂直的发,身材修长高大却不粗犷。黑色的巫师袍披在肩上,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露出洁白的皮肤,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乌黑的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嘴唇性感。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犹如上帝手下巧夺天工的作品。

显然,这个男人就是他的“父亲”--Broderick Selwyn。

“父亲”harry微微紧张的说道。

男人直视了harry几秒钟,轻轻点了点头作为回应,然后摸了摸他的头。

“你怎么提前来了,我记得离我们约定的时间还有大概一个多小时呢”Eurydice 不情愿的说道“好久没有来对角巷了,我还想多逛一会呢”

"安朵知道我要来对角巷等你,说想来一起来,顺便在对角巷买点东西。所以我就带着他们俩早点来了”

“他们俩人呢?你不会把他们俩丢吧”Eurydice没有看到Andromeda 和Aquila 跟着他一起进来,以为他把两个孩子留在了其他店铺里。

“在外面”Broderick 回答道。

Eurydice 和店员说了声抱歉,然后三人走出商店。

“母亲!我好想你啊!”一个女孩直接扑向了Eurydice 的怀抱里,harry主动送开了她的手。

女孩长得和Eurydice 很像,金色的卷发,翠绿色的眼睛。她应该就是Asclepius 的妹妹Andromeda 了吧,harry想到。
那Aquila 呢?

harry打量四周,然后看到一个黑发的男孩走向他们。
黑发男孩看向他Broderick 和Eurydice ,淡淡的说道“父亲,母亲”,然后看了harry一眼“哥哥”

男孩虽然是三姐弟中最小的,但是他没有同龄人的活泼,对比Asclepius 和Andromeda 来说,他显得更加成熟稳重。他的话语很少,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令人望尘莫及的感觉,格外神秘。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harry感觉到了一阵熟悉感。

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乌黑的长发披在身后,缕发丝飘在额前。

harry陷入了沉思,然而Aquila 也在默默地打量着这个好久不见的双胞胎哥哥。

“我们快点回家吧,祖父祖母他们都还在等着我们呢”Broderick 看了看怀表上的时间。

“那好吧,反正这次回来就不再走了,到时候还要很多时间来对角巷的”Eurydice 念念不舍,最终还是被Broderick 给强行拉走了。


Broderick Selwyn 布罗德里克 塞尔温 

Eurydice 尤丽蒂丝

Asclepius Selwyn 亚斯克雷比奥斯 塞尔温 =Harry Potter

 Andromeda Selwyn 安德洛墨达 塞尔温 =安朵 

Aquila Selwyn 亚奎拉 塞尔温

HP破镜重圆 LV/TMR×HP

Chapter One (1)

“一年了”Harry默默地感叹道。

Harry正坐在一座庄园内房间的窗台前,他双手撑着下巴,眼睛凝视窗外。只见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大雪纷纷扬扬的落下。

“Asclepius,你在吗?” Harry听见了女人的敲门声,打开房门。

女人十分的年轻,大概二十出头左右。她身着黑色高领长裙,手上带着同色的蕾丝手套,浓密金色的大波浪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头上戴着一顶有黑色蕾丝面纱的小礼帽。Harry撇撇嘴,又是一身黑色。

“Asclepius,你的那点小心思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一天很快就过了”女人走进房间的衣帽间,挑选出了一件白色衬衫,黑色的西裤还要一件黑色的巫师袍,“我知道你和我一样不喜欢黑色,但是毕竟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没办法”说着,又挑出了一双黑皮鞋还有一条领带。

靠在门框边的Harry很无奈,只好应付道“知道了母亲…”

女人瞪了他一眼“私下请叫我Eurydice,谢谢。叫我母亲会显得我很老的样子’’然后弹了下harry的脑门,“小寿星,快点换衣服吧。’’

“好了母亲,我知道了’’说着就把Eurydice拉出了房门外。

“请叫我。。。”

“是是是,我知道了Eurydice。我还要换衣服呢,非礼勿视!“

准备关上房门的时候,Eurydice又回过头对harry说道“动作快点Asclepius,吃完早餐我们就要准备出发回阿尔比恩,我们必须要在宴会开始前从法兰西回到去。’’说完,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Harry看着关上的房门,轻轻松了口气,他走进换衣间把Eurydice刚刚挑选的衣服换上。

他走到镜子面前,看着镜中的自己。镜中的少年,有着光洁白皙的脸庞,头发黑玉般有淡淡的光泽,用一条银绿的发带轻轻的绑着搭在肩上,浓密的眉,坚高挺的鼻,遗传了Eurydice墨绿色深邃的眼眸和迷人的凤眼,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除了额头上没有一个闪电的疤痕,凌乱的黑色卷发还有不近视以外,样貌和以前的自己有着几分相似。

是的,一年前的今天,harry重生在了这个叫 Asclepius Selwyn的孩子身上。

今天是1932年12月31日,一年中的最后一天,也是Asclepius 五岁的生日。

据Harry了解,Asclepius 是Selwyn 家的长子,他还有一个同胞的妹妹Andromeda Selwyn 和弟弟Aquila Selwyn。

由于母亲Eurydice是个喜欢环游世界的女人,Asclepius 又是她最喜欢的一个孩子(性格好),所以Eurydice从小就带着他环游世界。

为什么不是他们的父亲Broderick Selwyn陪着Eurydice呢,因为作为Selwyn的家主,Broderick 不仅仅要打理家族的公务,他还在魔法部任职。

对于Eurydice 那么爱玩Broderick也没有办法来阻止她,毕竟Eurydice是他的夫人…,他自己也很无奈,只能在英国独守空房,还要带三个小屁孩。

刚开始Broderick还可以应付的过来,但是过了两年,他升职了,三个娃娃也长大了,变得越来越调皮了。

Eurydice看他每天忙的焦头烂额,有点不忍心自己的丈夫在家“受罪”,只好把其中一个孩子带在身边。

为什么Eurydice 会选择Asclepius 的原因是因为,他不像Andromeda 那么调皮,也不像Aquila 性格那么沉闷。

Asclepius 是个性格温和,听话懂事的孩子。他很会照顾人,而且遇事非常有主见。

Eurydice 完全就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她觉得有Asclepius 在,她完全不用操心那么多的事。

去年的今天也就是Selwyn 家三胞胎的生日,由于当天天气的原因,所以Eurydice 并没有和Asclepius 回Selwyn 庄园庆祝生日,以及新年。

当时他们正在德国,暴风雪的袭击导致了原本就很冷的天气变得更加恶劣。Asclepius 的身体并不好,他从小就体寒,在Eurydice给他施了很多个保暖咒的情况下,他还是生病了。由于发了高烧,他躺在床上半醒半睡了好几日。

等他完全恢复了才发现,原本的Asclepius 已经变成用阿瓦达索命结束掉自己生命的harry 了……

Eurydice 尤丽蒂丝 

Asclepius Selwyn 亚斯克雷比奥斯 塞尔温 =Harry Potter

VL/TMR × HP 破镜重圆

序章

阳光照耀着大地,让躺在地下安详熟睡的人们也享受到一丝温暖。

凤凰社与食死徒经过了几天几夜的奋战,最终以两败俱伤的结果结束了这场战斗。

古老的霍格沃茨也在这一场激烈的战斗中变得摇摇欲坠,破烂不堪。

这场战斗死伤无数,让很多人都失去了家人,爱人,同学甚至是教授…

Harry和为数不多的同学与教授都穿着一身传统的黑色巫师袍,站在霍格沃茨远处的一处小山坡上。

小山坡上,洁白的墓碑一排排整整齐齐的屹立在草地上,每一个墓碑上都清楚的写着每一位在这场战斗中牺牲的同学或者教授的名字。

多么刺眼的白色啊!Harry的心猛的抽搐了一下。

这场战斗让Harry失去了他最亲爱的朋友罗恩和赫敏,视他为己出的韦斯来一家人,月亮脸还有平时和他在一起欢声笑语的格兰芬多的朋友们…

忽然,Harry感觉泪水划过脸庞,不知不觉中,泪水早已悄无声息地湿润着他的脸。

四周到处是哭泣声,那么哀伤!

远处,霍格沃茨钟楼上那笨重的大钟正敲打着,发出了沉重的声音。

不知站了多久,天空开始变阴了,过了一会,就开始下起了雨。

飘落在地上的落叶,就那样静静地躺在泥水里,任由泥水慢慢地将它们染湿,毫无反抗之力。

雨水与泪水混合交错在脸上,Harry已不想擦干泪痕。

“Harry,下雨了,我们回去吧”麦格教授那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Harry转过身,看到麦格教授那苍白的脸色,顿了顿,然后开口道“教授,您先回去吧,我等会就走”

麦格教授犹豫了一下,拍了拍Harry消瘦的肩膀,点点头,便和其他的教授和学生先回去了。

麦格教授知道,尽管下多大的雨,她都强迫不了Harry的和她一起回到城堡。

这场大战给很多人都带来了很多伤痛与阴影,特别是Harry…



雨点打在冰冷的窗户上,声音交错而复杂,令Harry顿时感觉到烦躁不安。

他眉头一皱,从烟盒里抽出根烟,然后点燃了烟,用他纤细苍白的手指夹着,缓缓放到嘴边,浅浅吸一口,却闷了好久才轻轻吐出来。

Harry缓缓地眯起眼睛,猛地又吸了一口,然后将薄唇微微张开,吐出一个虚渺的烟圈。

昏暗的房子内只能见着烟头上的火星忽亮。他的神情像是在思虑着什么,又有股散了焦距的茫然,翠绿的眼睛盯着壁炉,谁都看不透他。

神秘,又有魅力。

他,从小就是魔法界的救世主,但是当他在那场大战中打败了Voldemort之后,他感觉到了人生的迷茫,他不知道自己是为何而生。

Harry坐在沙发上,正对着壁炉,右手的两根细长的手指夹着烟,左手搁在膝盖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
邋遢的黑发,像是不需营养的疯长。消瘦的面孔,额头上的黑色乱毛孕育着胡思乱想,掩盖着额头上那道像闪电似的淡淡的疤痕,还有过于隐蔽的绿眸,身上穿着破旧的黑色巫师袍。

一圈沙发围绕着壁炉摆放在地毯上,壁炉里燃烧的木炭,红红的火焰舔着黝黑的木炭,不时炸出噼啪的火花,石砌的墙壁经过长年烟熏火烤,泛出一层黑光。

这十二年来,Harry都隐居在戈德里克山谷里。

今天,山谷里显得格外的热闹。因为今天是反Voldemort战争胜利日的第十一个纪念日。

雨停后,窗外放着烟火,烟火“嗖”的一声声冲上天去,发出巨响,发出耀眼、美丽夺目的光彩。

除了巨响看不见它的影子,只是有一些烟火碎片从天上死气沉沉地落下。

Harry把烟头戳在一旁桌子上的烟灰缸,然后戳灭。

他的眼睛虽然仍盯着壁炉,但是思绪确已飘向远方。

他的好友,他的教授还有他的家人,现在躺在棺材里熟睡,那么安静……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保护我活到最后,你们难道没有想过,让我一个人苟且偷生于世是那么难过,那么痛苦。我明白失去亲人的痛苦,也不想再感受一次,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又让我再次经历这件事。

泪水划过Harry的脸庞,不知不觉中,泪水早已悄无声息地湿润着他的脸。

一直紧皱的眉终于松懈了下来,似乎突然想明白了什么,嘴角突然微扬,自嘲的笑了笑。

他突然想起Voldemort临死前说的那句话“I WILL BE BACK TO LIFE’’

Harry从黑袍里拿出来那支陪伴了他长达二十年的冬青木魔杖,然后颤抖地把魔杖对着自己。

闭上了眼睛,下定了决心。

“阿瓦达索命”一道绿光从Harry的魔杖中闪出,伴着一声短暂的闷哼,生命就此终结。

看!生命是如此得脆弱,只要抬起魔杖,唇齿轻动,就可以了结一切……